73、73(1 / 1)

陈洛如:“……”

什么塑料夫妻情!到头来竟然是看脸!她得庆幸自己长了一副好皮囊。

陈洛如:“孟见琛,你好肤浅。”

孟见琛:“……其实她还有别的优点。”

陈洛如:“什么优点?”

孟见琛以鼻息发出一丝轻笑,压低嗓音缓缓说道:“身娇体软,手感特别好。”

陈洛如脸红了,她用拳头去捣他胸口,骂道:“咸湿佬!”

孟见琛没反驳,反正她床上床下都骂惯了。对自己老婆咸湿,天经地义。

他将她抱着丢到床上,陈洛如惊叫着滚到被子里。

孟见琛伸手去拨她的被子,陈洛如像是躲猫猫一样藏来藏去,他好不容易将她制服。

陈洛如抬起一双勾人的桃花眼,恃宠而骄道:“说,你是不是蓄谋已久?”

陈洛如一双美目波光流转,顾盼生辉。

即使不勾勒眼线,她的眼尾也会稍稍上扬,带着别样的纯真风情。

爱美是人之天性,喜欢美人更是天经地义。

像孟见琛这样的身份地位的人,漂亮的女人见得太多了——比如舞蹈学院的女学生,相貌姣好的女演员,身材火辣的小嫩模等等。

孟见琛不会主动招惹这些女人,但却无法避免跟她们有过接触。

他不喜欢乱七八糟的女人,不代表他身边的朋友或者商业合作伙伴不喜欢。

孟见琛参加过数不清的应酬和宴席,常常会见到漂亮女人的身影。有的是被带来的,有的是不请自来。

这些女人对餐桌上的男士而言,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餐桌上的一道“菜”。

她们的一言一行都在讨好桌上的男人,换来的结果自然也就是被男人当做玩物一般。

很难想象出一个什么样的女人,会给他带来不一样的感觉,想让孟见琛对一个女人产生爱情,太难了。

管她是风尘女子还是金枝玉叶,他不需要用所谓的“爱情”去束缚她们,这太假了。

孟见琛之所以会对陈洛如产生别样的情愫,原因很复杂。

他始终忘不掉那日在她门外,不经意间瞧见她睡颜的情景。

她的美对他而言是石破天惊的。

充满禁忌感的东西对人往往有着致命的吸引力。

她那时年纪不大,还是他未婚妻的妹妹,这些标签像是在她周身拉了一圈警戒线,警告着孟见琛她是他不能得到的女人。

所以孟见琛只能远远地看着陈洛如。

看她眉眼弯弯,看她裙摆翻飞,看她脚步翩跹。

她的一举一动、一颦一笑,都笼着一层珍珠般细腻的光芒。

孟见琛那时的心情,犹如站在商场橱窗外目不转睛看着心爱商品却囊中羞涩的少年一样。

惊叹、失落又庆幸。

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。

惊叹于她的美丽,失落于他的处境。

庆幸的是,他还没结婚,一切还有反悔的余地。

幸亏他是在婚前遇到了她,万一是婚后……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,恐怕两家人会闹得鸡犬不宁、不欢而散。

……

孟见琛垂眸看向陈洛如,她微微蜷曲的蜜茶色长发在灯光下浮动着绸缎般炫目的光泽。

他久久地凝望着她的脸,就像是凝望着伊甸园里最鲜艳的禁果。

陈洛如贝齿微张,眼睫轻颤,像一支暗夜里悄然盛开的玫瑰。

孟见琛哑着嗓子低声轻语:“是又怎样?婠婠,你是我的人了。”

这辈子她都别想摆脱他。

“谁、谁是你的人了?”陈洛如噘着嘴,似乎对他宣告主权的行为很是不满,“我又没被卖给你。”

“那我是你的人了。”孟见琛换了个说法。

陈洛如瓮声瓮气地拿乔,“我才不稀罕呢。”

早料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,孟见琛捏捏她的脸,问道:“良心呢?”

“那你告诉我,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?”陈洛如捞过一只枕头抱在胸口。

她怕孟见琛要挠她,她特别敏感,一碰就痒得不行。

“记不得了。”孟见琛含糊其辞。

这委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他曾经偷偷觊觎过她。

“这你都不记得了!”陈洛如愤愤道,“果然年纪大了,记性不中用了。”

“嗯,记性是不中用了。”孟见琛应得分外自然,他伸手去夺她的枕头,并将那只软枕丢在一旁。

他的指尖停在她睡衣打好的蝴蝶结处。

轻轻一扯小尾巴,蝴蝶结的一侧小了下去,两条系带散开,恰好开了一道不大不小的缝。

“不过别的还很中用,要试试吗?”孟见琛问。

热血冲上陈洛如的小耳朵,一抹绯红缓缓漾开。这男人是怎么做到一本正经地跟她讲骚话的?

可是孟见琛没她更多思索的余地,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。

……

事后陈洛如躺在孟见琛怀里,一点儿睡意都无,反倒像只探索世界的小动物一样将眼睛睁得圆溜溜。

孟见琛忙了一整天的工作,晚上还得陪她,难免精力不济。

他闭着眼睛,哄陈洛如睡觉:“早点睡吧,周末带你回家。”

陈洛如:“不是说不回去么?”

孟见琛:“我是不让你一人回去,但两人一起,可以。”

听了这话,陈洛如拉拉孟见琛的胳膊,想问他有什么打算。

可孟见琛闭着眼睛,呼吸均匀,看样子即将沉入梦境。

陈洛如将自己的小脑袋靠着他,手指把玩着她的一缕秀发。

她起了坏心眼,用那一小撮发梢去蹭他的鼻尖。

“别闹。”孟见琛依旧闭着眼,只是将她不安分的小爪子握在了掌心里。

“嗳,”陈洛如听着他有力的心跳,问道,“你还没告诉我,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呢?”

到底架不住小娇妻的软磨硬泡,孟见琛答道:“在你喜欢上我以前。”

“谁、谁喜欢你了?”陈洛如想推开他,却发现孟见琛的另一只手有力地箍着她,不让她乱动弹。

“要我把你的录音放出来吗?”孟见琛闲闲道。

“你居然还没删掉!”陈洛如气急败坏道。

“你乖一点,早点睡,不然我把它设成手机铃声。”孟见琛语带威胁。

“要不要脸啊你?”陈洛如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。

狗男人,本性难移!

脸是什么?孟见琛在半梦半醒间思考了这个问题。

最终得出的答案是,在想方设法也要得到陈洛如那天开始,他就已经不要脸了。

周末,两人乘坐私人飞机飞往广东。

这是陈洛如回国后第一次回娘家,这趟回来要处理家中发生的事儿,但是这并不影响陈洛如。

仗着孟见琛给她撑腰,陈洛如早就没心没肺地把她的堂哥抛到了脑后。

北方早已入秋,可南方却温暖如春。

十月份,暖融融的阳光照着广东的大街小巷,人们还穿着短袖t恤大行其道。

与陈洛如明媚的心情相比,三叔三婶一家可谓愁云惨淡。

到了周末,一大家子又集结到陈广龙的住所商议此事。

所有人都来了,唯独陈泳没有来。

事情败露后,陈泳竟然找地方躲了起来,只等着他爸妈给他擦完屁股再出现。

“五千万不是一笔小数字啊。”三婶首先开始卖惨,“我们一家也就凑出两千万现金,剩下的……”

“我今天把话撂这了,要保你们去保他,别拉着一大家子给他当垫背。”陈漾发话。

原本周末她打算带着礼礼去香港购物,这下为了处理陈泳的事,她只能取消亲子计划。

“都是一家人,该帮时候就得帮一把。”三叔说道,“谁家都有个困难的时候。”

“这叫什么困难?这叫自讨苦吃!”陈漾驳斥道,“现在他知道五千万不是小数字了?他出去骗人的时候怎么不动动他的猪脑子呢?”

最新小说: 直播问答: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爽文女主拒绝美强惨剧本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NBA: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反派大师兄,师妹们全是病娇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女帝赐死,开局三千玄甲骑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爆宠狂妻之神医五小姐司马幽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