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六章 贵妃(27)(1 / 1)

晏瞿尴尬的咳了一下,自己确实有几分幼稚了,尽量让自己正色道:

“华妃可见过新来国子学的博士,新科文状元确实年轻些了,但才学品德都是不错的,世子若也喜欢苏夫子,本王搭个桥并不难。”

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,这生活发生的事比乔虞看的话本都来的有趣:

“所以苏御好好的状元才去了国子监教书?”

女孩蹙着眉头,好像不太满意晏瞿这般做,苏御好端端的也没惹谁,就因为他适合做华伯生的老师,就被贬去国子监。

“也不算好端端,苏御这人心气傲太过桀骜不驯,这性子也并非适合在朝堂之上。”

晏瞿自然不是这么想的,但总归不喜欢乔虞略带质问的语气。

至于苏御被贬去国子监,一是为了让他收华伯生为徒,二是苏御这人是个可用之才,可做事太直太傲容易开罪很多达官贵人。

晏瞿若不提前一步去打压磨掉他身上的傲气,迟早也只会泯然众人,新皇需要一个真正能帮到他的左膀右臂。

“嗯好吧,你做事自然是有道理的,朝堂之事我一个后妃既不懂也不好干涉。”

女孩的语气懒懒的,漫不经心又不甚在意,可每个字都透露着对他的相信与肯定。

晏瞿以为按照女孩那温柔纯善的性子,断是要为苏御与自己争上几句理的。

这种被人深信不疑的感觉还不赖。

404:晏瞿好感+5,总好感:20

坐这一会晏瞿加了十五点好感,乔虞没想到这个男人的好感竟然如此好刷。

想来是晏瞿心孤寂这么多年,并非是个薄情之人,只是有时候做事不照顾对方心情如何,只要结果是好的他就会去做。

不然也不会让晏符对他如此忌惮怀疑。

“到点了我要回去接伯生,对了你那药趁早吃了,研究半天别研究不出什么到时受潮了,我可只有这一颗。”

乔虞没事都会去见见华伯生,孩子就是要趁小抓起,要是哪天心思变得阴暗心术不正了再抓就晚了。

虽然她自己的三观教人是害人,可是正人君子之道书面道理乔虞还是懂的,她不是君子难道还演不出来?

毕竟站着说话并不腰疼。

起身时将一个锦囊塞给了他,女孩离得近让晏瞿一惊,以为乔虞要整什么幺蛾子:

“华允兰你!”

已经是晏符的妃子就不要朝三暮四了,这话还未说出,只见女孩葱白的食指放在朱唇上,示意他不要说话,睨了一眼门外的素芳。

“回宫。”

人走后,晏瞿打开锦囊是一颗药丸和一张纸条:

上次为了让你相信吃的那颗是假的,这颗和上次给你是一样短时药效的,这月内若是研究不出就不要再琢磨了。

这句话晏瞿脑海都能浮现女孩蹙着个眉头训着他不好好爱惜身体,可这幅模样晏瞿却难得不觉得厌烦。

反而觉得可爱的紧?

这次晏瞿没有唤辛骁检验这颗药的真假,而是端起桌上凉掉的半杯茶吃了下去。

药效自然是没有那么快的,可晏瞿却莫名觉得冷了二十五年的心,忽的一暖全身都舒畅了些。

到了国子监又看到在门口晃悠着的身影,男人再看到自己寻找多时的影子,眼珠可黑得像两口小井,深深地闪着黑光。

这般毫不掩饰的欢喜换做其他女子定是羞红了脸,但乔虞的态度也只是比前几日好一些,朝他点了点头。

明明一样的点头示意,苏御却感觉到了女孩对自己的疏远少了些,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,可这一点点的改变已经让他很是惊喜了。

不过柳易直的话让苏御谨记,切勿太过上前搭话,贴的太过反倒惹恼了对方,会以为自己不尊重她。

苏御倒是收敛了没说话,可他那双眼睛对乔虞的喜爱几乎要溢出来了。

珠儿附在乔虞耳边小声说道:

“这苏夫子是不是对娘娘有意思啊,您是华妃娘娘他这是怎么想的!”

万一给她家小姐带来什么风言风语那可就糟糕了,自己第一时间找这苏御算账!

因为素芳被她叫回去了,所以乔虞没有厉声喝止珠儿的话:

“他到底没有做出踰矩的事,莫要理他便是了,本宫不想平白多生事。”

“奴婢知道了。”

珠儿听出乔虞话中的不喜,也就没多说给她添堵了。

这时天空下起毛毛小雨,乔虞本想回去但想着华伯生会没有伞,也就打算先避避雨让珠儿回去取伞。

苏御本是被叫去帮忙整理书录的,听到外边的雨声,拿起油纸伞就往外冲。

找不到人影时,手中拿着的伞失落的垂落了下来,他见雨不是毛毛雨一着急自己都没打伞就出来了。

雨珠从额前的碎发成珠滴下,苏御随意把头捋到后头打算走时,一声娇俏的声音让苏御停了下来:

“苏夫子淋着雨找谁?”

苏御眼中熄下的光又重新亮了起来,乔虞就跟开关摁开了似的,男人的眼睛一暗又一亮的,有趣的让女孩的嘴角挂着笑。

“我...我见外头下雨了...怕姑娘你淋湿了..所以来送伞的。”

乔虞躲在国子监墙边檐下,风不大所以她没有被临到,苏御却因害羞没有立马跟着躲雨。

就在外头淋着,手直直的拿着伞要递给他,雨珠迷了眼也忘了擦掉。

苏御生的好看,淋湿的头发和紧贴着的衣服,少了分温和却多了几分邪魅,散发着别样的诱惑。

“呵呵呵没想到新科状元竟结巴起来了,可是我长得太过吓人了?”

女孩咯咯的笑了起来,丝毫没有打算给他面子的意思。

雨打在苏御身上凉凉的,可他脸上却觉得异常的热,并不恼女孩说自己结巴,反而怕她误会自己对她的看法:

“怎么会,华小姐是在下见过最好看的姑娘...不对,在下不是冒犯姑娘的意思。”

虽然他确实这么认为,可这般直白的夸一个未出阁的女子,岂不是在轻浮对方?

苏御急的不知如何辩解,女孩白嫩的小手拿出绣帕递给他:

“并有怪罪夫子之意,下着雨夫子擦擦吧,这伞就谢谢夫子了您自己撑吧,我已经让婢女回去取伞了。”

苏御眼前像是没有了其他景色,只有眼前鹅黄色的绣帕,心里的欢喜几乎让他脚下有些飘飘然:

“这怎好意思...谢谢姑娘,既然姑娘让人回去取伞了,在下就不扰姑娘了。”

苏御一边说着不要,口嫌体正直立马接过她的绣帕,不过没用来擦身上的雨水,弄脏可不好了。

他把伞硬塞给乔虞转身就走了,转身时立马将帕子塞进怀中免得淋到雨了。

看着手中的油纸伞又看了看某人飞快跑走的身影,生怕她把绣帕重新要回去似的。

乔虞嘴上噙着笑:

“呆子。”

天空的小雨还在下,秋雨来得快但并不是凉意的寒,是扫去了夏日的烦躁炎热的清爽。

最新小说: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谍海偷天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