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 贵妃(28)(1 / 1)

自丘子樰被翻了牌子,接连好几日晏符都翻了她的牌子,就算来后宫不去她那也不去乔虞这。

不少趋炎附势的狗奴才都暗地里讨论,乔虞是不是被皇上厌弃了。

毕竟入宫小半年了皇上之前也没少去她那,这样都不遇喜,不是无福那是什么?

妃子们这几日前来请安,都不像以前那样看着乔虞眼神充满艳羡,现在除了看笑话的,就是几分少得可怜的怜悯。

华云崖等其他人都走后,气冲冲上前质问乔虞:

“姐姐你到底是做了什么让皇上都不来你这了!”

连带着皇上也不翻自己的牌子。

乔虞这种盛宠渐衰的妃子,若不是她还是挂着太后侄女的名头,内务府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墙头草早就短缺兰昭殿的穿衣用食了。

更别提华云崖这种连皇上的妃子都还算不上的新人。

“皇上的宠爱不是你在本宫这儿嚷嚷,皇上就会去你那的。”

华云崖的意思大家都明白,只是她没想到乔虞会这般直白的说出来,华云崖脸一绿:

“姐姐我也是在为你抱不平啊,皇上没去那贱蹄子宫里时何曾这般冷落你,定是那贱蹄子在皇上跟前说您的坏...”

“够了!”

乔虞拍了桌子这才使华云崖没有继续说污言秽语,她像一个长姐训斥小辈,只是想为她好一般:

“云崖本宫不记得父亲在家中教过你这些话,邱贵人同大家都一样是皇上的妃子,你左一个右一个....算了,你还是回宫好好反省!”

华允兰从小是以淑女培养出来的大家闺秀,自然不像华云崖能把脏话说的那般顺口。

她这般欲言又止不就是在说自己世俗腌臜吗,就她高贵!

换在以前华云崖一定会同华允兰吵起来,可是自从她入了宫,她觉得华允兰长得还是和以前一样。

就是说不出哪里变了,变得更漂亮更有威慑力,所以华云崖竟有一种与晏符同桌说话的感觉。

那种居高临下的不可违抗的气魄:

“云崖知罪,这就回去好好反省。”

华云崖嘴上是那么说,心里早就腹诽着:若不是太后命人请安跟她请,现在谁还要来跟冷宫差不多的兰昭殿啊!

老尼姑就嘴硬着吧,等太后也放弃她时,看她还能不能在这里假清高。

“本宫这里有两匹漂亮的锦缎,待会本宫让宫女给你送去,不要再去惦记怪罪邱贵人的事了。”

一听到可以拿到乔虞的锦缎,华云崖的眼睛瞬间亮了,她可知道就算没了皇上,太后也赐了不少好东西给这个便宜嫡姐。

华云崖一改之前板着个脸,立马喜滋滋道:

“云崖就知道嫡姐还是心疼我的,嫡姐放心待皇上宠幸云崖了,云崖定会同皇上跟前说说您的好的。”

华云崖走后,大宫女燕儿愤愤道:

“娘娘这谨良媛怎能把皇上不去她那怪您身上呢,若不是您接济着她宫里,内务府的奴才..!

燕儿看见华云崖就来气,整天趾高气昂的,以前仗着娘娘的恩宠就四处耀武扬威,现在一看兰昭殿的恩宠不如以前,就戳着娘娘的痛处说。

真是人面不知何处去!

“本宫能帮的也不短缺那点银两,依她的性子闹出什么大乱子,等本宫无法子时她自然后悔莫及。”

珠儿燕儿两人面面相觑,只以为她家主子又是这般好说话不计较华云崖的事,一同感叹道:

“娘娘您就是太心善了。”

坐着的女子莞尔一笑,并没有解释。

被溺爱的兔子的结局,这两个丫头年纪小既没看过也不会明白。

夜晚,敬事房的公公传话晏符翻了华云崖的牌子,人们都以为华氏姐妹说不定又起死回生了时。

太医院传来谨良媛摔断了腿,说是因为太过高兴,说是被公公裹着抬去金华殿时,华云崖催着他们快些。

公公们一没注意,脚下打滑把谨良媛给摔出去了。

初次侍寝的妃子可是什么也没穿裹着被子送到皇上寝宫的,华云崖这样一被摔出去可以说是一个怎样的惨状?

就算把她看光的都是太监、奴才,可正因为他们都是奴才,皇上以后见到华云崖的脸都会忍不住生厌吧?

“好了好了莫哭坏了眼睛,这么晚了你们都下去吧,这儿有本宫就行了。”

围在华云崖宫殿的妃子说是来探病,实则大多都是来看笑话的,闹出这样的事华云崖断不会有翻身的机会了。

“嫔妾等告退。”

华云崖并没有因为乔虞的安慰而停止哭泣,毕竟她仗杀了抬着她的公公都没能让她泄愤。

轻飘飘一句安慰怎么会让她心情好起来:

“嫡姐,云崖不要活了,云崖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上。”

乔虞吩咐宫内的下人打来一盆热水,很温柔擦拭掉华云崖脸上的泪水,精致的秀眉也因‘心疼’紧蹙在一起:

“胡说,有本宫在就不可能放任你不管,以后这些不吉利的话莫要再说了!”

一向温温柔柔的乔虞冷不丁喝声道,华云崖真被吓了一下,抬眼愣愣的看着她。

华云崖是爱荣华富贵,也确实心思坏,可说到底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。

遇到这事若不是她脸皮确实比其他女子厚...坚强些,不然早就去死了,哪还有力气在这里嚷嚷。

这后宫她一个亲人都没有,平时与乔虞亲近也是因为有利可图,可现在出了事情竟然是她陪着自己,担心着自己:

“允兰..”

华云崖自小爱和华允兰抢东西,甚至有时候还害到了她,可她好像是真的在关心自己,不同其他人...

“傻姑娘,皇上那般忙碌这件事说不定过两天便忘了,云崖真的这般想要皇上的宠爱吗?”

女孩的话太过温柔,像是附有魔力般安抚下华云崖心中的戾气,她愣愣的点了点头。

这后宫又那位女子不想要皇上的宠爱?

“万寿节马上到了,到时候嫡姐一定会帮你的。”

还有一月便是晏符的寿辰,古代送礼向来讲究,何况是送给天下之主的。

万寿节的盛大程度仅低于新皇等级,后宫的妃子们定会是挤破脑袋,想各种花招邀宠的。

换其他人说这句话肯定没有说服力,毕竟乔虞现在的处境也没比华云崖好到哪去,真有法子邀宠为什么要给她用。

可是华云崖不知道为什么,她就是相信乔虞一定能办到:

“真的吗!谢谢嫡姐,嫡姐你真的待云崖太好了。”

还未等华云崖高兴完,门外的宫女小碎步的快步走到床跟前,低声道:

“谨小主安、华妃娘娘安,禀娘娘春恩车转去听雪堂了。

最新小说: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谍海偷天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