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章:暧昧至极(1 / 1)

林娅熙抹了把脸,警惕地盯着前方。

月光柔和,水波粼粼。一丈外的地方似乎有一簇黑色的海藻在浮动。

她看不真切,但也不敢有任何动作,生怕惊动那一团不明物体。

渐渐的,墨色海藻收拢,隆起。接下来缓缓浮起一小片莹白。

林娅熙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,以免尖叫出声,引来它的注意。

再看去时,莹白下是优越的眉骨和英气的剑眉。一双勾人心魄的凤眸如黑曜石般,似要将林娅熙整个人吸食吞噬。

先前的恐惧早已被惊艳取代。

即使林娅熙前世混迹娱乐圈,她也从未见到过完美如斯的脸。再富有想象力的画师,也画不出眼前人半分的美。

水滴沿着此人雕塑一般的骨骼,蜿蜒而下。像是世间最缱绻温柔的情人,诉说着无尽的爱意与不舍,最后融入一片沉寂。

林娅熙觉得,她一定是看见了传说中的水妖。汇聚山水云雾之精华,蛊惑世人。

如若不然,她的心怎么会如风雨飘摇中的一叶小舟?浮浮沉沉,那么不堪一击。

宋楚煊的墨发乖顺贴于脑后,不见一丝狼狈。

袅袅水雾中,他的眼睛好似也被覆上了一层薄纱,朦朦胧胧的,回望着林娅熙。

哗啦一阵水声将少女从怔愣中抽离出来。

男人已经露出了半个精壮的胸膛,衣衫尽湿,依附其上。

林娅熙就看着他一点点靠向自己,瞳孔张大,心也跟着狂跳不止。

无论男女,绝色当前,忠义让步,都会被吸引。

宋楚煊看着眼前的少女,如出水芙蓉般娇美动人。他执起玉指,将她粘在脸旁的湿发别于耳后。

一手钳起她的下巴,另一只手抹着她脸上的污垢。

林娅熙都有阴影了。

“你......你做什么?”

她皱巴着小脸,想躲却躲不开。其实比对上回,男人的手劲意外温柔了不少。

“你的妆,好丑。”

原来是嫌弃她的男儿妆。

“呵,嫌我丑,叔叔就不要动手动脚了呀。冠花楼的姑娘们可都爱我爱得紧呢。”

谁知宋楚煊听完后一句话,手上力道反而加重了,还故意揉来搓去的。

林娅熙也不敢反抗,只干瞪着他,等他住手。

“嗯,这样好看多了。”

对着自己的作品,宋楚煊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林娅熙撇嘴。“那侄儿就多谢叔叔替我洗脸了。”

“林娅熙,你是不是要等到脱了这身衣服才肯改口?”

男人语气平静,内里却夹杂着满满的威胁。

意识到了不妙,少女双手交叉抱在胸前。

“王爷你别乱来啊。我要报警,哦不,喊人了!”

宋楚煊仰着下巴,哼道“就你这平板一样的身材,本王又不瞎。”

“你!”

林娅熙作为女人,这话攻击性不大,但侮辱性极强啊。

“我什么?”

眼前的俊脸越来越近,少女只能一步步往后挪。不久,她后背便抵到一处坚硬,退无可退了。

宋楚煊魅惑一笑,双臂抬起,手搭在池边,将她桎梏在其间。

林娅熙唇瓣轻颤,水光潋滟,诱人采撷。一双桃花美眸,清纯中又带着天然的媚态,像一只无形的钩子,勾着宋楚煊一寸寸靠近。

男人微微前倾,身上清雅的木质香味渐渐清晰。凤眸微垂,鼻尖距离林娅熙的鼻尖仅剩一寸。

鼻息环绕,暧昧至极。

被壁咚的林娅熙心跳慌乱,头脑也已经晕乎乎的不清醒了。她本能地用手抵住宋楚煊的胸膛。

男人滞了一瞬,嘴角浅浅弯起,却不打算放过眼前人。

两片温软就要相抵时,院内却传来了五皇子的喊声。

“皇叔!林娅熙!你们在里面吗?”

林娅熙这才意识到刚刚差一点发生了什么。她立刻羞得蹲下身,钻入水中想让自己冷静。

宋楚煊的脸上则是写满不悦,跃出温泉池,扯过架子上的浴袍披好。

夜鹰尽责地拦在门外。“五皇子,五皇子!王爷已经睡下了。有什么事还请明日再说吧。”

宋奕枫硬闯不过。“哎呀,夜鹰,你就让我进去吧。我有急事找皇叔!一会就好。”

夜鹰拦在他面前,但又不敢太过强硬。

“职责所在,还请五皇子殿下不要为难卑职。”

“大半夜的,吵什么?”宋楚煊冷声问道。

他面色阴沉,浑身湿漉漉的从房内出来,就见着纠缠不清的二人。

“皇叔,嘿嘿......是我。”

知道自己理亏,少年赧然,又满是讨好地看着宋楚煊。

“这么晚了,五皇侄又来做什么?”

“我就是过来确认一下皇叔您有没有事。刚才在冠花楼您就那么走了,也不知道去向哪里。皇侄我担心您嘛。”

宋楚煊挑眉。“五皇子何时也学会撒谎了?”

“没有,我真的是关心皇叔!那个......顺便也看看娅熙妹妹。”

宋奕枫说完,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。

宋楚煊凤眸如炬,一字一顿道“娅熙妹妹?叫得倒亲热。她只是一个王府丫鬟。五皇侄还是不要自降身份的好。”

“皇叔说的是......”

“五皇侄年纪也不小了,怎的还这般冒失?看来皇叔有必要向陛下请旨,尽快为你赐婚了。”

“不要啊皇叔。侄儿还不想这么早成亲!”

宋奕枫没料到,皇叔好像真的生气了?

宋楚煊负手说道“三更半夜的,五皇子还在宫外闲逛。冷夜,还不快带你主子回去?若是出了什么事,你该当何罪?”

冷夜闻言立即现身,单膝跪在男人面前。

“是冷夜失职!殿下,咱们走吧?”

宋奕枫恋恋不舍,又看了一眼主屋的方向。

夜鹰猜出了他的心思。“五皇子,林姑娘没事的。您还是请回吧。”

“那就请皇叔早些歇息。侄儿这就告辞了。”

林娅熙调整好呼吸,认真听了一会。除去之前五皇子那一声叫喊,再听不见其它。

她从温泉池里爬出来,想跑回自己的侧院,又怕现下这个样子撞上宋奕枫。

幸好是夏天,也不怕着凉。

于是,林娅熙在竹椅上坐等了片刻,又来回踱了几步,不知道外面正发生着什么。

回想起方才那令人脸红心跳的一幕,林娅熙双颊又开始发烫。

宋楚煊此时回来,水中的暧昧氛围不复,醉意也已消散了大半。

看着面前娇小的湛蓝色身影,衣袍紧贴,勾勒出玲珑的曲线,他平静说道

“不早了,你也回去歇息吧。”

“嗯,好。外面说话的人是五皇子吧?他来王府有什么事吗?”

林娅熙不想让少年平白为自己担心。

“有些事,有些人,不该你管的就不要多管。”

没听出宋楚煊话里的酸味,林娅熙心猛地一揪。

真可笑。就说是她自作多情了吧?

高高在上的晋王爷,若不是喝醉了,怎会对她有任何想法?

“王爷说的是。晚安。”

突如其来的疏离口气似乎刺痛了宋楚煊。男人手一伸,拉住了她绣着白玉兰花的袖口。

林娅熙不解地回头望去,眼神中带着询问。

“今日,不,是昨日了,本王很开心。林娅熙,谢谢你。”

男人的声音很轻很低,低得连他自己都不确定有没有说出口。

林娅熙呼吸一滞,心口莫名有股淡淡的甜意上涌。

夏风徐徐,吹不散二人嘴角的一抹笑。满池春水皱。

最新小说: 顾爷,夫人她又在装可怜了 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 玄门团宠大佬五岁奶呼呼 穿书后我娇养的小可怜是太子 糙汉的神医小娇妻是朵黑莲花 肖先生的掌上娇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惊!我的网恋对象是个古代暴君 重生后被病娇权臣宠野了 报告妈咪:总裁爹地又来敲门了